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招聘 >

一个诞生于食堂奇丑无比的招聘网站竟然吸引了200万只程序猿

2018-08-22 19:51      点击:

  采访李程时,他凌晨才从西域戈壁回到上海。过去4天,他和三百位创业者一起穿越茫茫戈壁,征服碎石沙山,每天在相互扶持和鼓励中征战30多公里,对于正处于创业维艰阶段的他来说,无异于是一场锤炼身心的旅途。

  李程还在盛大研究院的时候,利用业余时间和同事折腾出另一个专门面向互联网人的招聘网站,无心插柳的举动却获得众多程序猿、产品汪的喜爱,于是他就从程序猿李程辞职变成了内推网创业者李程。

  借着2016第一财经菁英计划的菁英面访机会,我们约了李程在上海张江一个创客咖啡厅完成这段采访,聊了聊他的职场故事,听他讲讲一名程序员,如何在食堂折腾出一个招聘网站的故事。

  李程:每天要走30多公里,回到帐篷里脚上都有十几个水泡,最后一天我的脚底板感觉完全要塌掉了。我在路上就跟同行的创业者聊,发现其实大家都经历过很痛苦的阶段,只不过走戈壁是身体上的痛苦,真正创业过程中带给你的则是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。

  第一财经:你这次是以创业者的身份参加的戈壁活动,作为内推网的创始人之一,能讲讲你和内推网之间的故事么?

  李程:其实每一个做技术的人都有一个小小的愿景,就是能(希望)改变世界。当YouTube的创始人陈士骏用业余一两周的时间搭建了一个网站,用16亿的价格卖给Google的时候,给我的感触就是原来开发者真的可以改变世界。我就在想能不能用一个小case,让大家用一用,改变一个小小的世界。

  2013年那会我还在盛大研究院工作,我在和另外一个产品经理聊天吐槽的时候就感慨,现在互联网虽然发展的很快,但是真要找工作的话并没有一个很好的能投递和反馈的招聘网站。我们就想,能不能做一个小的case去提升效率,做一个免费的网站,在这上面公司和人(求职者)是对等的,建立一种舒服的求职体验。

  李程:恩,我们花了两个晚上,在盛大对面的食堂里把它做完了,只满足核心功能,后期美化这些都没有管。没想到这么一个简陋,甚至可以说奇丑无比的产品,竟然在刚上线人在用,我想一定是满足了某些人的某些诉求。我觉得如果不做就错过了这个机会,所以就辞职出来专心做内推网了,做一个专注于互联网行业内推、直招类型的招聘网站。

  李程:每个创业者在创业的时候都会经历很痛苦的阶段,这是必须有的。开始的时候感觉还很顺畅,毕竟行业有竞争,2014年上半年我们收到了来自51job的战略投资,之后就进入了长达半年的谈判和等待,从5月谈到7月,从估值5000万到7000万,而这段时间并没有一分钱注入公司的运营中去,好不容易谈判结束了,接下来又是进展缓慢的投资协议的商定。

  到2014年10月8日,我们签完投资协议时,公司已经一个月发不出工资了,那段时间我就去想怎么去撑着,想着怎么发工资,但投资款项却迟迟没有到账。最后,连我的合伙人都干脆放弃了不干了,当年的11月初,我们就遣散了所有的员工,公司账上只剩下900元现金,笔记本电脑也被员工当作赔偿带走了。

  李程:我觉得我也做了一段时间了,为什么要放弃呢?这件事情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很有意义,我一定要帮助到他们,我不做别人也会做,不坚持功夫就白费了,而且一开始我们也是两个人做下来,现在不过是又变成两个人,那又有啥呢,就这样撑着撑着,到后来公司营收就上去了。

  到现在服务过了有5万家互联网企业,人才有200万人,其实这对于一个创业三年的公司来说,发展程度并不在我的期望内,应该发展的更快,但是由于我个人创业经验等各种各样的原因,还是有一定的成长空间,918博天堂.com2013年05月13日安徽省部分商场猪产品价,只要找到提升的点,内推网会发展的更快。

  李程:在进盛大之前我有过几段工作和创业经历。在刚毕业的时候和一个上海的朋友一起创业做SOHO者联盟(服务于自由职业者的互联网平台),但是因为没有创业经验,也不知道怎么营收就失败了。之后在一家汽车零部件的电子商务平台做了大概5年时间,打通了从工厂到连锁店再到零售平台的整个销售链条,公司规模也从最初创业的3个人到后来差不多200多人,但因为09年金融危机的缘故,就通过猎头来到了盛大研究院。

  在盛大主要做的是关于内容加速方面,简单来说,就是通过一些数据算法等手段,让你访问网络的时候速度加快, 比如我们在用手机观看视频的时候能够更加流畅就是用的这个技术,云计算公司都有这样的产品。

  第一财经:你算得上资深程序员了,对于不懂程序的人来说,会觉得敲代码是件很枯燥的事情,在程序员眼里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

  李程:其实我从小是学画画的,那个时候为了画好一根树枝,我能一口气画50张,喜欢和自己较劲,同学都以为我会去当一个画家。但是我父母都说千万别以画画为生(那时候还是比较古老的思想),因为画家常常都要往生后的作品才会被发现,才会出名后来接触到计算机,感觉可以做很多事情,可以靠互联网去改变一些东西,就开始学着写程序了。

  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典型的程序员,对于写程序更多的是出于兴趣和爱好。小时候看《哆啦A梦》会觉得它的口袋很神奇,能变出各种东西来。后来我就在家里做了一个“哆啦A梦”机器人,在家里各个房间跑来跑去,可以跟小孩子打招呼互动,还能自动看饮水机的水量然后发短信给叫水公司什么的。

  在盛大研究院之前,公司小人手不足的时候,我们就开发了一套编程机器人LCP,只有这样才能发挥软件,让它来帮我们编程,后来在盛大包括内推网大部分代码都是机器人开发的。 我觉得技术就是应该来提高效率的,我们开发的从业人员也应该提高效率。

  第一财经:今年第一财经菁英计划的主题是“磐石的意志”,结合你这么多年的创业和职场经历,你会如何来解读这个主题?

  李程:磐石在我的理解中就是一块巍然不动的巨石,不管你身处什么行业,只要坚信自己就是一块磐石,然后在这个行业里专注深挖,别人就一定会注意到你。

  如果我们的整个增长更多回到以人为本、注重人民的幸福体验的出发点,那么就应该更关注绿色发展的问题,改善民生的问题,上学、就医的问题。如果不把民生的保障问题解决好,GDP增长再快,人民的幸福感也提不上去。

  在未来一个阶段,住宅仍然是中国长期发展的重点,但是会转移到三四五线城市,因为这些城市的人均GDP大部分都还远没有达到8000美金,发展空间还是很大。房地产行业实际上还处在盛夏,将来的路还很长,我们的好日子也才刚刚开始。

  沃尔玛看重的是久攻不下的中国市场,京东那边厢则在专心应付猫狗大战。京东希望通过与沃尔玛的合作与阿里一决高下,三年内结束商超之战,沃尔玛则希望通过与京东的合作延伸在中国市场的触角。

  如果房地产没有炒作,市场会出现什么结果?资金一定会流到银行或者股市里、或者民众更敢于创业,银行和资本市场资金增加,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更充足,市场也就更活跃,民众投资企业的意愿一定会倍增,对企业和就业都是有好处的。